家里连个粮缸都没有
2020-08-09 14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丰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还有一个变化也是振奋人心的,就是农民种粮买农机也有补贴了。去年,他邻居买了一台拖拉机,政府按照价格的30%进行了补贴。“咱省了钱也算是增收啊!”

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作为138万人口的农业大县,永城是全国优质小麦生产基地,年小麦播种面积达170万亩。针对小麦生产销售中的问题,该县提出了“种粮不卖粮”的“白色经济”发展理念,即以粮食资源为基础,拉长“粮食―面粉加工―食品加工”产业链条,让农民彻底告别了卖粮难,还使全市粮食加工业迅速崛起。目前该市拥有日加工小麦100吨以上的面粉企业100多家,面粉年设计生产能力30亿公斤,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面粉生产基地。2005年,永城市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授予“中国面粉城”称号。现在永城170万亩小麦种植面积的一半都是订单农业,而凡是订单农户的小麦,每斤又能多卖2分钱,未到收获季节就已经完成销售。

中国经济网河南永城11月1日讯(记者党涤寰 汪俊杰)金秋十月,广袤的豫东平原。播种不久的小麦已悄然冒出一根根鲜嫩的芽尖,隐隐约约的点点新绿伴随着蒙蒙细雨,在黄色的原野上长出来年的希望。

聊起麦田管理,老丰更是打开了话匣子:“农业部门给我们统一供种、统一时间播种,技术员不定时的来到地头,讲技术、送资料,至于什么时间打药、什么时间施肥、什么时间浇水,我们也不用太操心,只要留意村里的大喇叭就行,他们在大喇叭里一吆喝,我们按要求照做就行了,比原来可是省心多了。”

老丰说第二个变化是国家对粮食收购价的保护,真正让农民们吃了定心丸。“比如前几年,虽然因自然原因致使小麦收成不大理想,但粮价提高了,咱农民也是减产不减收!”

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以往,河南省的小麦高产田面积不足20%。自从开始百农矮抗58大面积推广种植后,亩均普遍增产120斤-150斤。特别是近年来,河南省扎实推进涉及民生的水利工作,水利建设和防汛抗旱取得明显成效。面对超过50年一遇的特大旱情,河南依托完善的农田水利基础设施,真正实现了旱能浇、涝能排,旱涝保丰收。

过去粮食卖不上好价,关键是农民无法准确获得粮食市场信息,“小生产”跟“大市场”总是挂不上钩。一边是分散种植的农民,一边是瞬息万变的市场,如何让两者有机结合起来,使农民从卖粮到种粮都不再盲目,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“再说,我们这里的价格原本就比周边的市场价高3分钱呢,因为我们这里的小麦质量高,口感好,还有一点别的地方更比不了,我们这里没有‘粮贩子’,省了一道程序,一斤又能多卖5分钱。”老丰不无自豪地说。

感觉到记者的不解,老丰干脆掰着手指头算起了账,“去年我种了10多亩小麦,虽然碰上了大旱,还是收了1万2千斤,这些粮食根本吃不完,剩余的全卖给我们村的订单面粉厂了,一斤一块零六分,卖了1万多块呢。”

说起这些年种地经历中让人感触最深的变化,老丰轻轻抚摸着锄头告诉记者:应该是种粮补贴的实行。“现在我们当农民的也轻松了,以前种地得交农业税,现在不仅税没有了,国家还给补贴,种地有补贴,浇地有补贴,种子有补贴,连深耕也有补贴,加上机井配套,一亩地光补贴就能拿到一百多块钱,把基本的费用都顾住了”,老丰越说越激动,“我这一辈子能赶上种地不交粮,还能拿到国家给的钱,真是幸运啊。这是咱这些老百姓以前想都不敢想的,千好万好不如党的政策好哇!”

在演集镇丰庄村,记者和正在田里忙活的种粮大户丰绍连攀谈起来。一提起种粮卖粮,六十岁的老丰连忙放下手中的锄头,用长满老茧的手弹了弹洒在裤子上的泥土,乐呵呵的告诉记者:“找我就找对人了,不用我多讲,给你算笔账,你啥都明白了。就说现在吧,我这心里可踏实了,别看咱这麦苗刚出来,已经在家门口找好‘婆家’喽。”

谈到今后的愿望,老丰说:“如今,农资价格涨得比较快,再加上投入费用越来越高,能想办法使土地小块并成大块,发展规模化种植就更好了,毕竟规模化、机械化发展是一个大趋势。这往后呀,我就想一边在村里面粉厂挣个零花钱,一边在家种地发点小财。”说罢,老丰开怀大笑。

“原来我们这里‘粮贩子’可多了。你算算,他们要用车,用装卸工,还要买化验设备,这些费用最终都会摊到我们头上,把我们的辛苦钱都给挣走了。不过现在他们再也挣不到我们这五分钱了,”老丰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“村里现在有20多个企业呢,粮食根本不愁卖。我们自己开着车把粮食直接送到村里的订单面粉厂,这样一来,面粉厂不再到处去收粮食了,他们省事省钱,我们也能多挣些。”

大旱之年获得大丰收?面对记者的疑惑,老丰嘿嘿一笑,“我这可不是吹牛。能有好收成是县农业局的功劳啊!家里10亩多地在他们的指导下全种上了新品种优质麦——矮抗58,它抗病抗旱,产量也高,再说旱了就赶紧浇呗。在过去,一亩地只能收几百斤就不错了,要再往前几十年说,就更不用提了,我年轻时,家里连个粮缸都没有,要缸干啥呀,有缸没粮食,看着空缸除了让人心烦。”

10月28日,中国经济网记者来到全国商品粮生产基地河南省永城市采访。一个“怪现象”引起我们注意:过去长年与“粮贩子”打交道的农民居然抛开了“粮贩子”,“种粮不卖粮,卖粮不出村,出村不出县”。

说起“粮贩子”,老丰是又爱又恨。老丰说,“粮贩子”也被称为“粮食经纪人”,分为两种,一种是赚运费的;一种是自己收粮加工的。但是无论哪种方式,粮价都是粮贩子定的,农民没办法选择,因为卖粮只能指望他们。他们为追求利润而存在,小麦市场价格还经常会因为他们引起过度波动。

据老丰介绍,近几年村里在外打工的人越来越少了,农忙时忙几天,农闲时在自己家门口也可以打工了。“我家就是这样,靠着这几年的发展,盖起了两层小洋楼,面积300多平方呢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qylpb.cn湖南省汩罗市县字戳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kqylpb.cn版权所有